我们终于见面了!

期待了许久的那一刻终于要来临了~!话说那一天爹地妈咪如常上班,但心情是既兴奋又不安的。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医生让妈咪晚上八点入院催生啦!

好不容易挨到放工,妈咪先到楼下发廊洗头发(因为生了一个月不能洗头~),再回家冲凉,然后草草解决了晚餐就准备好要出门了。

这时候,爹地却突然脚指抽筋,动弹不了!哗哈哈!笑死妈咪了!原来你爹地也会紧张,原来他紧张时的身体表现是脚指抽筋!

我们晚上八点多到达医院,办了入院手续就被领到了房间。护士问妈咪有没有打算要Epidural,妈咪毫不犹豫大声说:要!护士于是解释说Epidural必须等子宫开到四公分,进了产房才可以用,接着拿了厚厚一叠表格让KK填,另一个护士则让番茄换上长袍, 量血压,插针头,放催生药,并监视子宫收缩和大宝心跳。 

一开始时,妈咪还很悠闲地躺在床上追看<忽必烈>连续剧。直到了接近午夜时分,身体开始觉得不对劲,感觉类似生理期时的轻微经痛。凌晨五、六点时护士来检查,说子宫只开了两公分,于是医生再下指示多放一颗催生药。

这下可不得了,一波接一波的阵痛席卷而来。大概早上九点多时,再检查还是没到四公分,护士看妈咪痛得受不了,就劝说既然已经决定要无痛分娩,就没有必要忍痛,可以先要求其它止痛药。

TMD!早说啊!于是护士在番茄的要求下往屁股打了一支止痛针。痛楚受到舒缓后的妈咪,迷迷糊糊地睡了三个小时后,又被阵痛逼醒了过来。

这一轮阵痛似乎比早上更加猛烈,喘息的时间更短了。护士再次检查,还是没到四公分,还不能进产房,不能打Epidural。番茄再要求其他止痛药,却被告知至少要相隔六个小时才可以打第二支针。

阵痛很难形容,是痛苦并快乐着…

先说说痛。那痛,不是被利器割伤那种尖锐的痛,不是牙痛时想用头敲墙想把牙拔光的痛,也不是被热水烫伤灼热的痛。

当阵痛来袭时,仿佛天崩地裂,全世界都塌了下,挤压并扭曲着你体内每一个细胞、每一条神经线和每一块肌肉,很无助地,只能紧握着床架,忍受那一阵阵的痛楚,等它过去,然后又再等待下一轮的煎熬。

快乐?因为痛是好的症兆啊!请看以下方程试:

痛苦=子宫有收缩=开始分娩=大宝快出来=终于可以见面了=心情雀跃=开心=快乐

所以 —〉 痛苦 = 快乐 

结果再挨多三个钟后再打的第二支针完全没有止痛效果。妈咪痛苦并快乐着长达十一小时,直到下午五点多护士再检查,子宫终于开了四公分,于是护士们开始忙了起来,火速帮妈咪灌肠,换装,再次确定妈咪要Epidural,然后入产房等麻醉师和医生。

当麻醉师到达时,妈咪子宫已经开了八公分!太迟了!不能用Epidural了!这时医生穿着大外套,手套,还有类似Phua Chu Kang的塑胶鞋很淡定地走了进来,结果整个生产过程,只可以嗅止痛GAS,TMD 简直一点止痛效果都没有!

咦,那爹地在哪里?写了那么久都没提到他?爹地有陪妈咪入产房,他一直处于精神高昂的状态之中,好像很忙在产房里跑来跑去,一下在妈咪旁边,一下又跑去医生旁边,简直是三百六十度视野。

然后在傍晚六点多大宝出世了!

虽然全身虚脱,但妈咪还是吃力地睁眼要看大宝。只见护士从医生手中接过肮脏脏的大宝,你大大的眼睛乌溜溜地在巡视周围。然后在护士把你抱到妈咪胸前时,撒了你人生中第一泡尿,而且正中目标,把妈咪和护士攻个措手不及。呵呵,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宣告自己是带把子的吗?

孩子,我们终于见面了!

2 thoughts on “我们终于见面了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